星期六, 11月 15, 2008

[life]老了?長大了?

昨天夜裡踏上了竹南站的月台,距離上次進家門剛好一個月,這次來火車站接我的人不是爸媽或是二哥,而是多年來的好友阿財。

阿財是我小學的同窗,關於同窗這樣的關係,僅止於小學五六年級在合唱團班的日子,從此以後我們都過著唸不同學校的生活。也許因為家住附近的關係、也許因為太難遇到讓自己舒服的朋友,我跟她的聯絡偶而很少,偶而頻繁,但卻未曾間斷過。

跟很多人的成長經歷一樣,我們兩個人的移動模式,從小學的一起走路,到騎腳踏車,然後搭公車的時候相遇,然後在新竹的街頭步行、或者搭市區公車;大學的時候我偶而騎著機車去她家,或者我們在台北捷運站碰頭。阿財直到念碩士班才學會把機車騎到車潮洶湧的馬路上。

恩,基本上我覺得會騎機車跟把機車騎到車水馬龍的路上是兩回事。

而自從大學離家起,竹南火車站在接下來的生命中成了一個很重要小據點,我重複的在這個小車站感受到離家的惆悵或是回到家的喜悅,我總習慣在出口那邊等待家人、或者被家人等待。我一次又一次的發現爸媽的白頭髮越來越多,身影越來越小。

而昨天要上火車前跟阿財聯絡的時候就開玩笑說不然她來車站接我好了,她也順勢答應了。

雙腳踏上月台的那一刻,我跟阿財之間從小學以來的所有片段畫面開始快速的在腦海裡跑過一次,不知不覺我們所慣用的交通工具都慢慢的變成了所謂大人用的交通工具,聊的話題從學校大小事、社團大小事變成了研究室八卦跟工作上的甘苦,還有面對同樣年邁的爸媽的那種心情。然後我們都要在半年內離開25歲。

我站在阿財的機車邊,拍著她的肩膀說「ㄟ幹!阿財我跟你說,我一下月台的時候有種感觸,『恩,我們老了。媽呀,上次有這種感觸是大三的寒假鄭恂意外的造訪虎尾,我急忙開車從苗栗衝到斗六火車站接她的時候。』幹!好可怕喔。」(恩,別懷疑我跟好朋友講話的時候語助詞頗多)

阿財笑著說:「拜託!我們認識多久啦!!」

好久啦,阿財都從醜小鴨變天鵝啦!從只會WALK終於可以騎機車開車在路上奔馳啦,雖然靠腰的危險哪!
幹,我們都長大啦!

1 則留言:

飛 提到...

什麼長大,明明就是老了開始懷舊…

BTW,你的blog更新的速度和我有的拼…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