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2月 14, 2006

珍貴的職場快樂

在亞洲大賽結束之後就想過要寫這篇文章,沒想到現在打起鍵盤,感受卻更深了

陳金鋒在許多球迷的祝福、開心、或是不解的狀況下,選擇續留La New,而不是飄到東洋加入ORIX。鋒哥自己說在台灣的這一年,跟隊友們相處很快樂,讓他願意留下跟這批隊友們打拼。

剛開始聽到鋒哥不去日本的時候,也是覺得有點失望,但是當我看到了他在記者會上的發言,卻能深深體會到他的立場。我想不只是我,只要是上班族應該感受都很深刻,工作難找,錢不算太難賺,快樂卻難尋覓;有快樂的工作環境更是難得。在海外的日子,也許是球技進步最快的時候,但是卻是一人孤獨的在外打拼,文化的差異、語言的隔閡,而且,小聯盟的日子並不輕鬆,對MLB有些了解的人都知道,在小聯盟,長時間擠巴士移動到另一場地的事情時有耳聞。

很多人希望,他去日本以後,有機會回到MLB賽場上。只是,鋒哥已經不是當年剛退伍的小伙子,他已經有了家庭的牽掛,而且目的地是日本,你可以說,球技能解決一切,讓日本球迷、球員認同;但是你不能否認,球技跟薪水不能解決的事情也很多,特別是關於心情。


成為上班族,一個人開始承擔自己的生活時,那種感覺跟心情是學生無法體會,要思考的事情更多、顧慮的事情更多了。從前的我很想要在大公司、大辦公室裡工作,即便是知道大辦公室裡頭有著更多的恩怨情仇,還是懷有那樣的憧憬。等到實際在一個不算小的公司待了一段時間,不敢說當年的憧憬有多傻,但是慢慢知道哪些是想追求卻又難以尋找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小辦公室有小社會,大辦公室就是大江湖。

很多時候我很努力的調整的心情跟腳步,很努力的要用工作之外的興趣來發洩這個複雜世界帶給我的困擾。也許從中獲得很多快樂跟收穫,但是星期一到星期五還是要進辦公室,狗屁倒灶的環境也不是一個人就可以改變的。


這兩個月以來,身邊發生許多事情,不少同事萌生辭意,這時候鋒哥在記者會上說的話,就一直在腦海回盪。一位同事在猶豫要不要離職之前問了我的意見,對方是前輩,一個剛脫離新鮮人身分的小毛頭自認無法給什麼有用的意見,我只記得最後這樣說著「哎呀,如果待在這邊已經很不開心了,那不如換個環境。鋒哥都可以因為快樂而留在台灣了,更何況是我們?」。


一個人無法改變大環境,至少,每個人還有選擇快樂的權利。

鋒哥也是,即使很多人都把鋒哥當成一個指標、甚至是球場上的民族英雄;但是換個方向來說,鋒哥只是一個以棒球為業的上班族。

鋒哥留在La New,算是對中華職棒聯盟小小的鼓勵,也算是肯定劉老闆在逆境中努力改進的勇氣以及決心;最重要的是,鋒哥認為熊隊的人、事可以帶給他快樂、以及感動。

這麼好的工作,我不知道誰不會想留下?特別是一個即將進入而立之年的上班族?

延伸閱讀:

米果:只要你快樂
曾文誠:陳金鋒的去留
Smallhawk(原發表於PTT La New Bears版文章,Smallhawk的blog還在施工中)

1 則留言:

松 提到...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在做什麼~
工作只是例行的事情~
沒有感動也沒有特別的是~
不知道意義何在~
開始工作以後~(亦或受到打擊之後)
我找不到熱情~(也不會討厭工作啦)
拍照~或什麼事情似乎都提不起太大的興趣~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
總是一天一天的過~
感覺跟個死人沒有兩樣!

烏烏~今天晚上還要上班~
唉~真是可憐的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