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01, 2006

My Journey (2)

※本文延續前天的文章
買F717算是一種〝沒魚蝦也好〞的心情,因為最想買的還是傳統單眼,卻因為考量洗照片的花費*(註1)以及家人的操作使用方便性而選擇了F717。雖然它不是首選,不過擁有自己的相機仍舊是相當開心。這種獲得新品的喜悅大概只維持了一個月,就開始down到谷底,而且低潮的原因跟像機無關。

記得我前面說的嗎?大二的後期陷入一種迷惘,一種不知道自己欠缺什麼因子、想要走什麼風格的迷惘。

老哥有個同學是暗房高手,我曾在即將升上大二之際把自己拍的照片給那位學長看過,學長說「你的照片看不出來是你拍的。」,聽到的當時挫折規挫折,卻沒有完全領會這句話的涵義,大二接近尾聲的時候,不只了解那句話的意思,在省思的過程當中也陷入了迷惘。這個迷網在擁有自己的相機,開始可以想拍就拍不用跟別人共用相機之時開始像毛細現象般的擴散。

到底看到了什麼?到底要怎麼拍才像我?

那段時間還是會拍照,不管是出去玩的隨手拍,還是特地去日月潭拍煙火,只是按快門的feeling越來越少,而且我也清楚這跟F717的慢速對焦無關。我心理有點排斥拍照這件事情,那段時間我只參加過一次老師的外拍,一次索然無味的外拍,看著社區大學的前輩們跟同學拍的津津有味,我更悶,為什麼要拍這個東西?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再加上大二時期一些令我不愉快的社團狗屁倒灶事,讓我對攝影社活動的興趣降到鴨蛋。

當時很少跟別人提起這些感覺,但是任誰都看的出來我的狀況─簡直是停機。

那段時間除了看夥伴的作品,就是出去走走,然後思考。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我到TIVAC去看展覽,去看展覽的背後原因除了是因為之前對TIVAC這個專門辦攝影展的中心就相當有興趣,另一方面是去找一位在那邊當義工的朋友。我在小巷裡找到這個神奇的空間,其實到那邊的時候已經打烊拉鐵門了,不過靠著朋友的關係我依然可以在鐵門內漫步,

然後跟朋友以及TIVAC的一位大姐一起吃飯逛FNAC〈逛FNAC好像是因為我沒去過環亞店,她們就決定帶我去嚐鮮〉;這一小段時間,大姐聊了一些台灣的攝影現象跟文化,那位大姐也知道紅老師,她也提了一些對於台灣攝影界所謂派別的感想;記得那天她說了這樣的話「作品好不好是很主觀的,你可能在台灣被嫌棄卻在國外獲得認同;知道自己在拍什麼比較重要。」

回到虎尾以後,開始看作品,所謂的看作品不只是攝影作品,還有電影、影集等等......,從中慢慢想要找自己的路,至少想要回到一開始拍照的時候那種按快門的感覺、那種看透世界的感覺。

大學最後一年,因為系學會的關係讓我的拿相機的時間跟機會變少;最後一個冬天,跟班上的同學一起去北港吃小吃、拜媽祖。相機背在身上,在朝天宮前的大街上晃著拍著,慢慢有一種開朗的感覺,有感覺了就拿起相機、對味了就拍。回家以後在電腦Review照片,看到一組照片的時候,非常的開心,就是這組─

shibala_1

阿,這就是我的感覺,我想要嘗試的不是顯而易見的東西,是那種可以讓思考延伸的照片,後來每次看這組照片,都會想起曾經在拍照的途中徬惶不知所措的那個我,就跟賭香腸一樣,擲骰子的當下你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拿到好幾條香腸、或者是空手而歸,然後整顆心就跟晃動的骰子一樣不定。

照片跟攝影者心境的關係
那是我想要努力的方向。也是因為這樣才有一張照片背後的故事

然後更確認了第一次辦完社團攝影展之後想要做的事情─跟夥伴做一個自己開心的展覽,一個不用給老師審查照片,不用講求高級場地、只想要自己玩的展覽,也剛好試探一下學校的人對於另一種味道的照片接受程度。整個展覽我只提出了一個構想,就是兩張展覽板當中,要有一張必需要放上大家拍你的照片,這點子除了是想要惡搞以外,也是覺得大家都是拿相機拍別人,鮮少為自己年輕的樣子留紀錄。展覽不敢說成功,展出的照片也不見得是什麼極品,但是看到有人佇足在照片前,就是一種鼓勵。〈有種說什麼「哎呀,原來妳是女的,我看到展覽照片中有你長髮飄逸的造型才發現哪!」這些話是打擊,不是鼓勵!〉

結束了一群人一起相互砥礪拍照的日子,踏入了社會,還買了一台二手的Eos50底片機,回到了銀鹽世界〈結果底片機一買,F717就被打入冷宮〉。上班後開始掉入〝加班無限、無限加班〞的小深淵。如果說大三是有時間不拍照,出了社會卻變成了想拍沒時間,而且社團的同學各分東西,絕大部分都去當兵,就少了互相討論照片的朋友,而且本人極度排斥台灣的網路攝影環境,所謂─〝有妹就有分,膚色要Over〞、〝大光圈、背景模糊〞、〝黑卡拼命搖〞就會被推文的濫環境。

對,還有一堆把器材跟照片好壞畫上等號的器材瘋子。

現在沒像剛出來的時候這麼偏激了,而且也慢慢學習把放鬆、跟拍作品分開。偶而參加一下人像外拍,把正妹拍很醜再回去自我檢討,順便認識一些來自四面八方有趣的人物;偶而也來拍個夕陽、去一些網路上拍到爛掉的景點鬼混,這是種放鬆工作壓力的方法。跟以前最大的差別,大概就是現在會盡可能的隨身攜帶相機,對味了就可以直接抓拍,這便是我買隨身機的開始。不放棄任何可以繼續進步的機會,現今還沒辦法在照片中把自己的心情做絕佳的詮釋;或者是在整理舊照片當中,拼貼出一個全新的影像,除了這兩個是目前追求的方向之外,我還是不停的想自己欠缺什麼?

從沒有立志要成為什麼名家,我也清楚自己沒那麼高段

旅程是沒有終點的,因為我很清楚自己會繼續拍下去,如果再次迷失了,那再次的迷失會讓我找到一條更清楚的路,為了自己想要的小目標、小作品繼續拍下去......

仔細想想,這不只是一個拍照的旅程
是一種人生經歷,不是嗎?

就跟你說吧!「『要從攝影中觀察人生,享受人生 』,這句話真的是一生受用」




註1:說來詭異,我改用數位相機之後並沒有增加按快門的次數,依然保留著使用底片機時的猶豫,以前是著眼在省錢、改數位之後大概是想要省記憶卡吧!

5 則留言:

Weihsi 提到...

你好,感覺你很有想法。

bestguy 提到...

Hello, 謝謝你把我放在你的“友情連結“裡。對了,我在這期的“新新聞“上好像看到有介紹你的blog對嗎?
我自己有時也會問“我到底想拍什麼?“、“我拍的到底是什麼東西?“,不過,還在找答案...

Elsie 提到...

Bestguy兄,我想我的blog沒有出名到新新聞會介紹我的blog吧?難道有同名blog?!

其實好像早該把你的blog加到右邊link裡頭了,但是一值很懶惰的放在FireFox的書籤哩!哈哈,未先通知,失敬失敬!

找答案的過程就是種進步:)

ENJOY Your Life!

Annka 提到...

說到膚色要over...這個吼...我也困惑很久了...皮膚不白還硬要把光曝成那樣...有時候瀏覽購物網頁都會很懷疑現在的商品攝影都教把腿曝到看不出邊界嗎...看了真的挺倒彈的-..-
換到這邊原因之一就是這邊沒有項無名那樣亂連會連到的疑慮= =+
不過這邊介面不太好用倒是真的=.=

glenn 提到...

F717是台好相機,我用他很多年,除了CCD掛點外,沒啥可挑剔的。